您的位置:首頁 > 娛樂 >

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民樂也有國際范

來源:人民日報      時間:2017-09-21 16:20:05

《玄奘西行》劇照。資料圖片

遠山如黛、云??~緲??侦`的樂聲從1400年前穿越而來,帶您觸摸塵封的歷史,引觀眾去造訪一位被世人尊為“大乘天”的高僧。近日,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在全國巡演。

這部由“大乘天”“佛門”“一念”“潛關”“問路”“遇險”“極樂”“高昌”“普度”“雪山”“故鄉”“祭天”“菩提”“那爛陀”“如夢”“大唐”“歸一”等17個章節構成的劇目,總導演、作曲、編劇姜瑩希望將舞臺表演和樂器演奏有機融合在一起,以故事性敘事方法講述玄奘西行故事,展現耳目一新的多民族音樂魅力。

作為首部民族器樂劇,以樂器為主題貫穿整部劇,呈現給觀眾一個完整的戲劇故事,是本劇的最大亮點,也成為最大的難點。

“器樂的語言非常抽象,用樂器展現一個故事,難度確實很大。加上玄奘本身蘊含的歷史、文化、宗教和民族背景也很龐大。”為此,姜瑩用了兩年時間閱讀大量文獻資料,并隨樂團成員前往敦煌、新疆采風,當地民間音樂家的演奏為其創作提供了豐富素材。在第六幕 “遇險”中,男歌手的維語唱段便是根據新疆十二木卡姆中的音樂而作;“雪山”一幕的靈感就源自采風途中,在雄偉壯麗的帕米爾雪山上,聽到了純正的塔吉克族歌聲后心生震撼……可以說,《玄奘西行》的音樂汲取了多地域民間音樂養分,是扎根在傳統多民族音樂土壤中的一次銳意創新與突破。

在《玄奘西行》中,器樂成為主角和主體,南簫、古箏、胡琴、琵琶、嗩吶、揚琴、箜篌、艾捷克、熱瓦普、冬不拉等樂器集中呈現,彰顯了漢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塔吉克族、印度等風格特征的音樂文化,充分展現了絲綢之路沿線各民族音樂在歷史的陶冶、沉淀、融合中兼收并蓄、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的多元文化特質。據不完全統計,《玄奘西行》幾乎囊括了絲綢之路上90%的民族樂器。姜瑩說,“《玄奘西行》容納了更為豐富的民族音樂內容,展現了世界音樂文化。”

為了讓各個樂器在劇中能夠充分發揮其特點,姜瑩在每一個人物的安排和每一幕劇情的設置上都進行了細致全面的考量,以樂器設定人物形象、布局故事情節,適當突破民族樂器在人們思維定勢中的演奏模式。如在第四幕“潛關”中,以大鼓和塤等來表現馳騁于沙場上將士英勇無畏的風貌和邊關大漠長河的荒涼壯闊之景;在第十二幕“祭天”中,琵琶不僅僅作為樂器出現,而且作為一種祈雨法器出現在女神手中,改變了人們定格于敦煌壁畫中飛天反彈琵琶和江南絲竹中窈窕淑女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刻板印象。

更重要的是,它打破了民族器樂以往音樂會的演出形式,將民族器樂與具有完整故事情節的文本結合,在具備極高音樂性的同時也增加了更多的戲劇性與敘事性。因此,《玄奘西行》在宏大的歷史背景下展開,將跨地域的多民族文化融匯其中,展現出豐富的歷史性和時代性特征。

正如本劇的樂隊指揮葉聰所說,“它在用民族器樂講一個世界范圍內家喻戶曉的故事,視覺、表演和臺詞的妙組,讓整個故事人格化,敘事化,故事化。”

“歌劇、舞劇、音樂劇都來自于西方,我們應該做真正產自中國的劇種。要讓傳統的古老藝術在國人的心中樹立起真正的民族文化自信。”姜瑩說。

中央民族樂團團長席強說,如何讓傳統樂器成為今天這個時代有溫度、有感情的民族音樂文化,用今天的時代語言、舞臺藝術形式重新包裝、加工,創作這個時代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非常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玄奘西行》著意于傳遞和詮釋背后的“玄奘精神”,以“戲劇”與“樂器”作為玄奘西行之路上精神文化凝練的象征與代表,凸顯舍身求法、執著信念、堅忍不拔的精神。姜瑩說,“不管環境如何變化、不管遇到什么困難,一個人能不忘初心、堅持理想,這對當下觀眾也有啟示意義。”

“民樂面臨著國際化的問題,要與當下觀眾的審美、接受習慣相適應。”姜瑩說,希望讓當代觀眾重新認識民樂,民樂也可以高大上,我們青年一代藝術家的使命就是要讓傳統的民族樂器展現出國際范兒的氣質,讓中國傳統音樂文化在當代中國樹立起真正的民族自信!本報記者 王 玨

相關文章

美丽人妻被按摩中出中文字幕